您的位置:首页  »  提莫的阴谋 - 武侠古典

我是提莫,一个约德尔人,我天生就会一个特殊的技能:潜行,所谓潜行也就是隐身 很多女人多说我很萌,那只是表面,也为我今后能实施我的计划做出了一定的铺垫,从现在开始,我记下我的笔记。一个真实的我。

  天气很是明朗,路上行人很多,正是夏天 很多美女都穿着裙子,也所谓的萌吧,他们很喜欢我 我可以轻易见到下面的风光并且不被察觉,我现在并没有太多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但是她,吸引了我。

  1.征服-拉克丝

  她在远处看着我,保持着一份缅甸,给人一种淑女的感觉。钢盔的胸罩把她的胸部显得格外的大,下面的美腿没有任何的遮拦 我不禁看的入迷了,还好我的眼睛是眯起来的,不会太明显。

  她的名字叫拉克丝,是德玛西亚的魔法师之一,但是由于年龄小并没有加入战场。

  与她较为亲近的男人:盖伦、伊泽瑞尔。

  我嘴角抹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看来,今天他要遭殃了。

  我还是不情愿的摇摇摆摆走向了丛林,背后留下尖叫的女人们,她们当然不会知道我要见的就是臭名昭着的炼药师——辛基德走过丛林来到了隐秘的山洞中,碰见了那张猥琐的脸,看见了我他笑了笑走了过来。

  “今天有行动吗?”

  “没错,把X-9药剂给我两小瓶,还有变大药水儿”

  “呦,看来谁又要遭殃咯 也怪这老天不公,生下来就会那么好的技能”

  我冷了他一眼取了药品,走到了集市,寻找拉克丝的身影。

  在一处卖香囊的地方找到了他,我咽了咽口水过去卖萌。

  其实我对付女人一直有三个办法:卖萌 做宠 接下来 则是潜行。

  我走过去晃了晃脑袋看了看她,她显然注意到了我,细腻的脸上漏出了淡淡的绯红 显得更加迷人了,他蹲下来摸我的头,我心想现在让你摸摸我,一会儿到了晚上你就不这样了,我踏上他的脚部,她顺势抱起了我,我轻轻的吻了一下她,她的脸变的通红,在众美女的嫉妒下回到了他的军营,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随处流浪的卖萌小个子吧。

  值班的是赵信,但是从小兵口中得知一会儿会换成维恩。

  因为对我太过放松信任了,拉克丝把我直接带进了她的军营,看见他和赵信打了个招呼,心想天黑再行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夕阳躲在了德玛西亚的山腰下,月亮升起,不久后 所有人都慢慢的进入了梦想,当然除过我。

  看着熟睡的拉克丝,别提我心里多激动了,我慢慢做起来用手轻轻的掰开他的下巴讲X-9药剂灌了进去。

  “咕咚 咕咚”

  这种药剂很容易灌入,所以才适合给睡梦中的人用,看着睡在床上的拉克丝,我的用力的咽了咽口水。

  开始行动:床上的拉克丝脱去了钢盔胸罩,剩下了薄薄的胸罩和内裤,我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用手抚摸着他那对巨乳,对着微红的乳晕慢慢的揉捏起来,睡梦中的拉克丝开始了“哼哼”的浪叫,我另一只手也没有停,伸手去抓她的世外桃源,下面的蜜水已经流露了出来,“哼哼”的声音慢慢变得急促,但是因为这是大小姐的军营,没有什么人来打扰。

  我慢慢的揉捏,后来加快了速度,以至于拉克丝在睡梦中达到了高潮,“嗯。。嗯啊。。”我吞下变大药水,全身变得大了起来,足足比拉克丝高了一头,胸肌也露了出来,我早已按捺不住,压在了拉克丝的玉体上,他被巨大的我压醒了,她显然很吃惊,但是我早已用吻的方式堵住了他的嘴,“呜。。呜。。。”我和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他无法发出任何较大的声音,我掏出了随之变大的二弟在她的世外桃源滑动,由于X-9的作用,她全身变红,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加快了揉捏的动作,在拉克丝的下体,密水已经泛滥成灾,我再也无法忍受,笔直的插入了进去。

  “啊。。啊。。。”拉克丝是个处女,显然我的动作有些粗鲁,她显得有些疼痛了,但是由于X-9的作用,她慢慢的开始了享受,我抓住她的双手,站在床边,由于变大药水我的体力也是大大增加,我用足了力气,马力全开,房间里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拉克丝的表情很是扭曲,我懂得那是因为快感的冲击,在我来回猛烈的攻势下200来回,拉克丝来了第二次高潮,她的脖子微微抬起,脸色红晕,我感到下面就像黑洞一样吸入所有的旁物,然后则是下面的惊涛骇浪。

  我也在温暖的冲击下达到了巅峰,将精液狠狠的射入了拉克丝的子宫,我累的趴在了她身上,双手抱着她的头,用我的胸脯挤压着他的两个白兔,将剩余的精浆毫无保留的送进去,深深的吻了起来。

  早晨,鸟儿在外面叽叽喳喳的叫,离变大药水药效还有三小时,我看着床上的拉克丝以及床单上的血迹,淡淡的一笑,深藏功与名。

  早上,由于药效的缘故,外带晨勃。下面早已变身擎天柱了,看着床上的拉克丝,我又可耻的想要在来一发。

  我还是做好前戏,用双手揉捏着那绯红的乳晕,节奏有慢变快,再由快变慢,慢慢的加大力度,加快速度。

  拉克丝又有了反映,看来我没错,调教一下准让我精尽啊。

  我用上了嘴,含住了那硕大无比的巨乳,用嘴猛猛的吞噬着这硕大无比的大兔子,另一只手则使劲的揉捏,以至于出来了丝丝血迹。开始了猛攻,用一只手揉捏这那有着淡淡水迹的下体,用双指在外面滑动,滑动。愈来愈快,拉克丝发出了稚嫩的呻吟:“嗯嗯。。啊——。。嗯。。。”我很满意我的调教,拉克丝这时候竟然发出了声音:“啊。。我要。。。进来。。我要。。”这是经过昨晚的调教后她第一次发出语言性的声音,我慢慢的在她耳朵旁边哈气,说道:“想要吗,给我口交就给你”

  拉克丝听到后羞红了脸,原来这家伙早就醒来了!不愧是X-9,我喜欢!

  她轻轻呻吟到:“不行,不行!太。。太丢人了”

  我擦!这时候了还。。我加大全部力度开始揉、捏、抓、挠,每当她快到高潮我就停止所有动作,他甚至急的开始在床上翻滚,我再次重复了一遍:“要吗?”

  她慢慢睁开了双眼,我的天!多美的眸,我忍不住深深的吻了她,压在了她的大白兔上,下面的动作不断加快,一只手则托起他的后脑勺,将舌头搅拌在一起。

  “求。。求求你。。干我。。干。。”她的脸已经通红,我还是贱贱的问:“我跟你说过的你要完成吗?”

  她眨了眨眼睛,无奈的将我的巨物塞入他的樱桃小嘴中,巨大的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我再也无法自拔,我粗鲁的按住她的肩膀,将我的小弟弟直截了当的送入他的世外桃源。

  “啊—— 啊——”她叫了起来,因为药剂的缘故,神经的敏感度是原来的20多倍,她甚至被我艹晕了过去,脸上泛起了红光,我将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膀上,双手依旧抓住他的双臂,插入、拔出,反反复复,加快速度,加大力度,在两三个分钟,她进入了高潮,头顶着枕头,全身微微的抬起,两只大白兔微微的颤抖,蜜汁喷射了我一身。

  “好呀,这下看我艹死你!”我用尽早上所有所储存的力量,将速度提升至我能力的顶峰,拉克丝已经被巨大的快感冲击的昏死了过去,我也在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喷射了浓浓的“儿子团”,爬在了拉克丝身上喘息,亲吻着她的脸颊,双手抓着大白兔,慢慢的保持者细微的摩擦带来的快感,我的二弟完事儿后由于小小的摩擦,一跳一跳,甭提多爽快了,看着屈辱与快乐并存的拉克丝,我YY了一会儿,向窗外看去。

  “欢迎弗雷尔卓德女王艾希前来参观”,这一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从人群中挤过去看到了所谓的女王:高挑的身材,硕大的乳房,还有翘起的臀部,十分诱人,夏日她所经过的地方都会充斥着一丝冰凉,望着那极致的脸庞,我心想:艹起来不知道会怎么样呢?看上去年龄比拉克丝大一点点,更加的丰满。

  与她亲近的男人:泰达米尔

  既然是外交方面的,他肯定会去德玛西亚军营咯,看见我,他蹲下来抚摸我的头,裙底的景色露了出来,但是谁又会想到我在看呢?摸了摸我的头后,我看着她走向了德玛西亚军营的地方,我跟在后面,直到军营外,我找了个隐蔽的敌方开启了潜行跟随。

  无巧不成拙,他竟然就在拉克丝旁边的军营,看来德玛西亚人待他不薄,和公主在一起,这样更好了,因为像这种VIP级别的军营我可以更加放肆的去行动,因为旁边的巡逻人员不会太多,嘉文四世、盖伦、赵信、甚至拉克丝也出来迎接了,拉克丝已经穿好了衣服,但是眼睛还是有些红肿,盖伦问了一下:“妹妹,眼睛怎么成这样了”我屏蔽了呼吸,听着她的回答:“没有,昨天晚上玩的太久有点困了。”我舒了一口气,原来我的办法还是有效的,再顺势望去他的房间,床单什么的已经换好了,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有我和她知道,昨天度过了很美的夜。

  我迅速跑向辛基德所在的山洞,我要去要新型的药剂,因为我知道艾希并不是一位依赖魔法的英雄,至于泰达米尔嘛,现在只是在追求艾希,虽然双方都有好感,但毕竟他是孤儿,弗雷尔卓德的人民不会同意。

  奔向山洞,辛基德那双猥琐的脸已经不再那么放荡了,我也注意到了房间里的一个人。

  他带着黑色的钢盔面罩,手上固定了两个利刃,底下则是红黑交替的衣物,想必就是流传已久的均衡背叛者——影流之主辛基德把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影流之主对我说:提莫,我想跟你合作,你应该知道德玛西亚军团有个大小姐叫拉克丝,他的魔法对我的影响是致命的,我怕光。今晚我要去X(你懂的)了她,将暗黑血统注入他的体内,让他再也无法对我构成威胁,如果事儿成,我会协助您吃了第二个目标——雷欧那。

  我心想拉克丝我已经吃过了,再吃一次又何妨?何况收了曙光女神雷欧娜那个处,岂不是更舒服,我满口答应。

  影流之主说了声好,告诉我:晚上你去潜行在拉克丝门前观察,我会用影分身进去,到时候出了情况就告诉我,我想我们两个逃跑不是问题。

  跟辛基德要完东西(X-9×3 变大药水×2 新型X-74 ×1),计划就订好了。

  晚上行动。

  太阳再次失去了原有的光芒,月已升至半空,我和劫潜入了军营中,由于这并不是德玛西亚边界,所以这里的都是一些新兵蛋子,至于那些英雄级的站岗员也不可能发现潜行的我与灵活的劫,我们爬到了拉克丝所在的屋顶,看见了里面的拉克丝并没有睡觉,而且在自慰!虽说昨天的事情给了他很大的打击吧,但是快感可能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她也无法自拔了。

  劫和我互相对视了一眼,他的眼中泛起了红光,化作影子钻了进去。

  计划开始。

  我则从房顶慢慢趴下去,到窗户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边放哨,边欣赏着里面的“大作战”。

  劫化作的影子与房间里黑暗的角落容在了一起,根本无法发现,拉克丝则在不停地揉捏这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对准自己的蜜穴抠了起来。

  劫的突然出现显然把拉克丝惊呆了,拉克丝急忙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更是惊呆了拉克丝,还有我。

  劫的身子慢慢的融化,再慢慢的变出来了一个纯黑色的劫,就如同他的影子一样,影子越来越多,直至最后出现了五个“劫”。

  劫本尊竟然坐在一旁,而另外五个“劫”则行动了起来,有四个“劫”压住了拉克丝的手臂与大腿,并且捂住了拉克斯的小嘴,拉克丝奋力的反抗着,劫则是不屑的看着床上的拉克丝,其中一个“劫”开始了揉捏拉克丝的巨乳,手法很好,拉克丝很快被快感冲击的全身抖动起来,那位“劫”还开始用手慢慢的抠拉克丝的蜜穴,劫的本尊将X-9灌入了拉克斯的小嘴,又迅速将之捂住,拉克丝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两行泪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我看的热血沸腾,但是今天这里的主角必定是劫,我也不好上去发泄,但是谁说我一定要呆在这里看了呢?我早已把目光转向了艾希的临时住处,那里亮着微弱的灯光,看来艾希还没睡,我现在这里帮劫看好,一会儿过去'袭击'。

  拉克丝的蜜穴里流露出了大量的水分,我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水会这么多,拉克丝的反抗对于五个“劫”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慢慢的她也放弃了反抗,任凭他们乱摸、乱咬,五个“劫”的动作不断加快,拉克丝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仔细听,还发出了“嗯嗯。。啊 。。”的声音,真是个小騒货,当拉克丝全身开始发生剧烈的颤抖时,劫的本尊站了起来,漏出了巨物,双手抓住拉克丝的大白兔直接开始了抽搐,拉克丝看到了这样,又想着自己微不足道的反抗,眼泪越来越多,但是劫并没有因此而停下甚至是放缓自己的动作,开始了猛烈的进攻,接下来的他让我实在是佩服,他竟然命令五个“劫”讲拉克丝翻了个过儿,他的动作就是辛基德经常教我的“老汉推车”呀!! 听说这样的受孕率极高,并且高潮也会伴之而来。

  大概1分钟左右,X-9的药效发作了吧,拉克丝也意识到了这和我给他用的是同一种药,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愕,但是很快又被快感所充斥,劫的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好多,拉克丝的嘴里发出了:“嗯——啊——不要——不——要——要啊——”的声音,但是被捂着,所以也只有到我这里听得到一点点了。

  X-9的20倍快感充斥者她,如果这时使用魔法将会使其变成40倍,拉克丝绝对会被艹晕过去,她自己明白这一点,无力的喊着不要。

  劫的速度越来越快,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拉克丝的蜜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发生了剧烈的颤抖,嘴里嘟囔出了浪叫:“嗯,啊!! ”听着实在舒服,劫身体一震,趴在了拉克丝身上,拉克丝背对者劫,但是两只大白兔早已被压平,五个“劫”也消失不见。

  劫向这里望来,我示意我要走了,他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给他做了准备,在周围放好了陷阱。

  我慢慢的走向艾希的房间。

  走向艾希的房间,天窗开着,我开启潜行爬了进去。

  灯还是没关,艾希果然是女王,衣服并不像拉克丝那样整齐的叠放在某处,而是将衣服和男人一样挂在墙上,包括他的弓箭。人,则在床上看着书。

  由于能力因素,整个房间都被她的身体变得酷爽无比,没有了夏天的燥热。

  床上的艾希下畿半体用被子裹着,上半体则露在外面,巨大的乳畿房眼看都要把那胸畿罩炸裂开来,性感的腰部很细,和巨畿乳形成了完美的线条,精致的面孔看得我下面硬梆梆了。

  我实在难以描述那种美妙,看着一个超级美女在床上看书,并且一会儿就可以随意的去凌畿辱她,艹畿她,身材脸庞都堪称极品的她。现在的心情,岂能是激动来形容。

  我再也无法忍受熬夜的艾希,喝下了变大药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给我的潜行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我依旧是隐身的,只是我的个头,变大了很多很多。

  还有新型X-74,这是专门对付有着属性的英雄,比如艾希就是冰系的,拉克丝是光系。

  我轻轻都走了过去,看书看的半迷糊的艾希已经打起了盹儿,我还是老样子,蹑手蹑脚的把新型X-74毫无保留的给艾希灌入,显然她被呛到了,咳了几声,但由于这种药剂无色无味,她也没有察觉。

  趁着她醒来,我关闭了潜行状态,要知道服用了变大药剂的我力量不是她可以抵挡的,除非是雷欧那那种半神级别的人物。

  她看着我,依旧保留着女王的尊贵,原来他把我当成德玛西亚的站岗人员了,想着可以骑在这种女王尊贵气息的人身上,我下面有抬起了头,由于我的衣物太小,下面的变化让艾希发现了,但她依旧闭嘴不语,看着书。

  我将随手带来的麻绳迅速绑住了他的双手,强行将她拽啦到板凳上,由于今天我是有备而来,用强力胶带封住了她的嘴,这样我就不能吻了,但是可以尽情的艹畿她。

  她被我的变化吓到了,挣扎了起来,但是她哪儿是我的对手,我又拿了刚才顺便偷的长枪,(赵信拿的)将她的双脚固定在两头,搭在床上。

  现在,她以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由我摆布,她怒视者我,我一把撤烂了她的胸畿罩和内畿裤,新型X-74的药效此时发挥了作用,艾希的下畿面没有经过我的调教已经开始了泛滥,并且巨大的乳畿房毫不夸张的说比拉克丝还要丰满,我口水早已流了下来,艾希愤恨的闭上了眼睛,我则用巨大的双手抚摸这他的双畿乳,慢慢的揉捏,她的奶水顺势流露了出来,我吸了个一干二净,没想到这一吸不得了,他的面部、胸畿部变得绯红,下面的水哗啦啦的流了一腿,奶水也泛滥了,我毫不留情的允吸着,享受着,下面早已暴露了出来,在艾希的眼前晃了晃,22CM,艾希眼神中充满了畏惧,但是又能怎样的,该来的还是会来。

  我亲吻着她的脸颊,双手不停地凌畿辱着她那硕大的大白兔,二弟则配合着我在不停地在艾希下体处快速的在周围滑动,由于旧版X-74除了是对属性型英雄使用外和X-9无异,新型的配合了研发出了将神经舒服的承受程度达到了极致,艾希在我轻轻的挑畿逗下就已经浪叫了起来:“嗯。。嗯。。啊。。不要。。不要这样。。不。。”

  听到这里我的二弟已经露出来了一些精畿子,二弟早已变得硕大,而我则尽力将速度提升至顶峰,艾希在我的挑畿逗下很快达到了接近巅峰的程度,红晕四起,果然年龄比拉克丝大一点还是更加持久,见到她还不高畿潮,我生气的用双手掰开了她的小蜜畿穴,里面的跳豆露了出来,我用指甲轻轻的拨弄,艾希不停的浪叫是我的二弟对我发出了抗议。

  我也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直接猛地扑了上去,艾希与凳子还有我一起倒在了地上,我用力的将面部深深的埋入艾希的乳畿沟,非常舒服!我捂住二弟,将她送入了艾希的蜜畿穴,用力的抽畿插起来,板凳都被我的力量带动,与地面发生了碰撞,艾希则因为第一次,疼的她眼泪直流,但这并不能减弱我的动力,我疯狂的抽畿插,反反复复了七分钟左右,艾希头顶着地面,脖子微微抬起,达到高畿潮,我的二弟感到了凉爽的侵袭,也快喷发出来,在即将到来的那一刹那,我托起艾希的臀部,将二弟深深的送进蜜畿穴深处,一泻千里,我解开舒服,并没有将二弟拔出,压在艾希的巨畿兔上睡着了。

  出门后天色还是不见亮,但我依旧开启了潜行,劫则化作影子,我们快速的向辛基德所隐蔽的山洞里跑去。

  “呦,两位大官人回来啦,哈哈哈哈,丰收了吧,看着小脸红的”辛基德笑道。

  “丰收倒是都不错,但是拉克丝不知道和谁风流去了竟然不是雏,虽然暗黑血统注入了进去,但是还是令人不爽阿。提莫倒是收了个雏,还是女王艾希”劫说道。

  而我什么也没说 淡淡的一笑。

  深藏功与名。

  我们将录像带与辛基德共同分享了一下,辛基德愤愤的说:“哎,你们一个有潜行一个可以化作黑影,而我只能一辈子在这里炼药,出去了还要被什么凯特琳、蔚鸟蛋蛋之类的人追捕”

  “哈哈,你还是在这个地方帮我们炼药吧,改天给你抓个回来”劫说。

  “嗯,好吧,有你这句话我都没白忙活,话说过几天泰隆会来这里帮你与均衡三忍作战,你们俩。。有把握么?”

  “把握不是很大,但是起码和他们打个平手,我查看了禁奥义,何况泰隆不也是个冷血杀手么。”

  听着他们说,我心中有了邪念,听人说三人一直在艾欧尼亚大陆开着一家医院,里面的阿卡丽可以说是丰满至极,还有那个大师兄也是我的老乡,我可正想去体验一下呢,但是现在我并没有吧目光方向艾欧尼亚,德玛西亚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做。

  “既然目标达到我也该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到时候定要帮我搞定雷欧那,提莫”劫说道。

  “嗯”我摆手示意。

  “嗯,现在也是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我觉得劫是一个可以一起作战的人。

  “好了,我先走了!免得那三忍追来。”留下一个阴影,慢慢的消散,直至消失。

  天快亮了,我决定去军营看看状况。

  上,我开启潜行走入了军营,但并非与那些士兵离得很近,而是找了条人烟稀少的路子。

  由于艾希来的是德玛西亚最繁华的集市,(仅次于比尔特沃夫科技广场)这里是还算很和平的,所以嘉文四世和赵信他们的因为要去保卫边疆所以没有人来叫醒她,让她在这里游玩几天,也算是友好往来吧。

  我很快到了艾希所在的军营,看到了艾希已经穿上了衣服,在梳妆台镜子面前发呆。

  我又跑到了拉克丝所在的军营,看到了她这个小骚货还在睡梦中喃喃自语,并且手不断的在蜜穴上滑动,她已经堕落了,但也不能怪她,因为这种药剂实在厉害,摧残着多少女人的神经。

  早上的晨勃让我的欲望又强烈了起来,想着那比拉克丝更加丰满、更加诱人的艾希,我又默默地开启了潜行,从天窗翻了进去。

  房内的拉克丝正在照着镜子,目光呆滞,我站在她的后面想:“这样的艾希,不也别有一番风景么?”喝下了第二瓶变大药水,直接扒开了她胸前的衣物,由于我处去潜行,她并看不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我用手臂将她的双腿固定,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双手,他正要叫喊,被我的嘴堵住,发出了啪唧啪唧的声音。

  由于正在潜行,她被这变化吓得不轻,就像做梦一样,使劲摇头,这使我的嘴巴得到了快感,我的欲望更大了,我将她死死地按在床上,翻了个过儿,双手用力的掐她的那双巨乳,下面则用赵信的长枪狠狠地戳了进去!艾希被疼得泪水直流,但是由于新型X-74的持续时间长,她的蜜汁也顺着长枪流了下来。

  “哦啊—— 可真是让人舒服呢女王,我要狠狠地艹你,给我接个代吧。”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哈着气,看得出来她脸色开始变红,但是也因为屈辱,泪水流得更快了,我扒开了她所有的衣物,将床帘拉上,又将挣扎的她翻了过来,双手抓住他的双手,压在枕头上,下面则用大腿卡住他的双臀,嘴依旧交织在一起。

  慢慢的艾希进入了状态,发出了“嗯。。嗯 哦。。”的银叫,由于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我的性欲达到了顶峰,艾希也因为药效放弃了反抗。吸着,凉凉的很舒服,下面早已暴起青筋的二弟无法忍耐,插入了艾希那润滑的蜜穴,来来回回,艾希被艹的十分享受,双乳也跟着我动作的幅度摇晃起来,奶水顺着巨乳往下留,我在接吻的时候也将奶水吸入嘴中,送给艾希。

  女王的耐力还是要好一点的,她在我的攻击下一直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我是越干越来劲她也因为药剂的作用配合着我,快感战胜了她的屈辱感,我放肆的凌辱者她,在十几分钟过后,艾希的脸色呈现出红晕,并且蜜穴开始慢慢收缩,夹得我好舒服,我在这时换了动作,将二弟埋入艾希的乳沟,并且要求她给我口交,如果不,那么我就停下动作,抓烂她的大白兔,艾希屈服于快感和我的力量,我用双手紧紧地将她的双乳往我的二弟那面挤压,来回摩擦,我的长度也刚好进入艾希的口中,当艾希流着泪含住我的龟头时,我差点喷了出来,但是我知道艾希这时还在等待我的调教,我压在了她的身上,胸脯把她的双乳用力的压得平平的,很是享受,口里也因为巨大的快感说着一些银荡的话语:“啊啊啊。。太舒服了女王,我要狠狠地肏死你,我要让你。。让你怀孕”。

  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艾希也已经无法自拔,脸色变得绯红,她竟然在药效的驱使下说:“干。。干我。。快。。我要。。”我的二弟此时早已准备待发,双手从艾希的背后绕过去抓住她的肩膀,大腿依旧固定她的臀部,开始了猛烈的抽插,每一次抽插,艾希都会浪浪的叫一声:“啊——”

  在一分钟左右艾希达到了高潮:她的双手因为屈辱感不会抱着我,而是一手抓住了床帘,一手抱住枕头,发出了享受的声音:“啊——。。我。。。好舒服。。。——”

  蜜穴收缩着,喷射了出来,我也再经受不起这种挑逗,喷发了出去,我用足了最后的力气将艾希的肩膀往下拉,使我的二弟进入了子宫入口,美美的送了进去。

  我累的喘息起来,艾希则双手依旧抓着床上的东西,我将头埋入艾希的乳沟,双手爱抚着艾希的臀部。

  艾希狠狠地哭了出来,我吓了一跳,用手急忙捂住,对他说:“亲爱的,不要哭,难道这样你不舒服、不快乐吗?”

  “滚开!”她怒吼到,看来她对我是恨之入骨。

  “好吧,我走,但是我现在就把昨天的录像放到皮尔特沃夫科技广场去!”

  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惊恐,汗水从她的额头流了下来。

  我开启潜行,开了门又关上,坐回来看着她的举动。

  由于皮尔特沃夫是科技之城,科技广场那里的大屏幕播放的东西可以传到德玛西亚这样热闹的集市,甚至是一些部落和军营,如果这事儿传出去,“女王”的身份不保,而且她很可能失去在蛮王心中的地位。

  她坐在床上愣住了,但是她有能怎么样呢,追不上我、看不到我。

  过了一会儿,她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痛哭,“呜呜呜”的声音在被子里慢慢发出,我知道现在该显形了。

  我关闭了潜行,轻轻的摇了摇艾希。“好了好了,艾希不要哭了,我没有走,但是如果你不服从于我,这东西还是会出去的。”我像吟诗一样说道。

  “你。。你要我干什么。。千万不要把这个发出去。。”她抬起满脸泪痕的脸庞,看出了惊喜,但是也保留着恐惧。

  实在是太美了,由于她还没有穿上衣服,两颗硕大的兔子在我眼前乱晃,我怎能忍受住这样的美人儿仅仅用来观赏呢?

  “你什么都会服从吗?”我将声调调高了一些。

  “嗯。。但是。。不要太过火。。不要发。。发出去”她显然不想在被我凌辱下去,又想保留自己的形象。

  真是滑稽呢,女王。

  我按住了她的肩膀,骑在了她的肚子上,再次拨开被子,将早已肿胀的下面指了指,她也明白了,但是由于刚才的思考她明白如果这事儿传出去,将会毁了她一生。

  她无奈的张开了双腿,眼泪流了下来。

  “不,艾希女王,您将我想的太温柔咯!”

  我开始了行动,将我的巨物掏出来,钻入被子,将二弟放在艾希的乳沟中,双手用力的将两只大白兔将我的巨物用力夹住。

  “用嘴让我舒服!如果两分钟我没有进入状态你就不要跟我渴求这事儿不传出去!”,手上还是用力的挤压这她的白兔,慢慢的松开又快速的挤压,使我们都保持着一份美妙的快感,她的奶水顺着乳房流了下来,流在了我的二弟上,如果有人看的话可能还以为我是个能力非常弱的小个子呢。

  由于我的要求是两分钟,艾希的恐惧战胜了她的羞辱之感,慢慢的张开了嘴巴,将我的巨物一点一点的吞下。

  “友好提醒你咯,仅仅含住的感觉是不明显的哦,赶紧的跟我舔!”我眼神中透出了杀气。

  艾希用上了手,但是由于我骑在了她的胸脯上,她不能坐起来,两只白兔所产下的奶水顺势流到了他的下巴,与她的泪水混合在了一起。但她也只好将我的二弟慢慢的撮一撮,舌头也开始蠕动了起来。

  “哦——哦—— 不错嘛,快!”已经过去了两分钟,很恭喜她让我进入了状态,现在要说一些凌辱她的话语了,我将她的双臂压在褪下,双兔夹在了我的裆部,趴在他的耳边说:

  “我要插进下面,你可以选择放弃或者生下这个孩子,但是你也算是有服气,我会让你舒服的。”

  “轻。。轻点。。”她为了名誉也不得不如此选择,但是怎么能轻点呢,药效还没过,一会儿她肯定的会疯狂要求我加大力度。

  “不不不亲爱的,我还要用我的手先帮你挠挠”,说完,我用双指开始了挠她的蜜穴,下面早已经泛滥了,我用嘴吸着她的乳房,时而快、时而慢,使他发出了“嗯嗯。。啊。”的声音,每一次的叫声都加深了我的欲望,我的下面早已巨大无比,但是现在进入还是不够意思的,“不。。不要啊。。好。。好痒。。好像。。好想要。。不。。”她的意识虽然模糊,但是耐力还是比拉克丝要好上许多的,不然这会儿早就不能自拔了。

  但是我就要你快点进入巅峰!

  我轻轻扳开她的蜜穴,寻找到了那个绯红的跳逗,用我的指甲轻轻的拨动,艾希的蜜汁迅速的流了下来,床单已经湿了一大半,她一直忍受着不发出任何银乱的叫声,但是快感很快袭遍全身,她的身体无节奏的抖动了起来,双乳也微微颤抖,看得我很是激动,压在了她的胸脯,二弟也夹入她的双臀之间,摩擦着,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并且慢慢加快了速度。

  就在这摩擦与按摩之中,艾希再也不能坚持了,发出了剧烈的叫声:“啊——啊——嗯啊。。”口水都流了出来,就是现在!我握住了鸡巴,狠狠地插入了进去,艾希也感到了充实的满足,紧紧地用双手抓住床单,床单被骤起来了一丝丝痕迹。

  我拉住她的手往下用力拽拉,22CM的长度很快让艾希的叫声更加凶猛:“啊——啊。。轻。。用力。。啊——我。。。我要——”艾希已经在意识上进入了高潮,那么她的身体也快来了,我加大了力度,发出了“啪啪啪”的回响,由于是处女被破不久,这么猛烈的撞击外带药效的20倍效果,艾希的口水与奶水在穿上尽情的流露了出来,浪叫也变得无力了,因为她进入了巅峰。

  我这次并没有因为艾希下面的锦涛骇浪而被击垮,继续加大着我的动作,艾希早已昏死过去,嘴里喃喃说到:“用力。。用力。。”口水还是不断的流出,奶水也被我狠狠地咽了下去。

  我在不停地抽插中感到了龟头前面有着不一样的感觉,更是舒服,并且嫩嫩的,想必是辛基德所说的“子宫入口”了!这更是增加了我的情趣,加大了力度,双手已不是拽拉着艾希的手,而是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顶入,再不断的抽插中,快感袭来,又过了三四分钟,艾希的吐字已经不清楚:“啊。。喜极必。。莉莉力。。”

  我也不知道她喊了什么,但是我的下体慢慢的翘了起来,并且变得更加粗大,达到巅峰水平,快感就像让我触电了似得,全身麻酥酥的,我用尽最后所剩的力气,抓住她的双肩,下面的腿则配合着,用力顶入,射入了艾希的子宫,累的我趴在了她身上,体重已将艾希的双乳压得平坦的,这时下面还在微微跳动,将剩余的精浆送入艾希的子宫,嘴在她的脖子到处乱吻,下面没有拔出来,一只手托起她的背部使硕大的双乳能与我完美的挤压在一起,另一只手则慢慢伸入她的屁眼,乱抠起来,艾希由于昏死,没有了任何抵抗与配合。

  我们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已经中午了,艾希看上去比我醒来的要早,药效已经过了,我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留下满脸惊愕的她。

  “怎。。怎么会这样阿。。你怎么会。。”她还认得我,谁让天生长的这么讨女人喜欢,可惜我不是他们想象的萌物。

  “是我,是我刚才与你共享那美妙的交欢,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鄙视到。

  “你。。”她的脸变得红了,显然被一个小个头强入是不光彩的事情,但是由于录像在我手上她也无法趁现在反抗我,我用力的跳起来,踏在她的巨(河蟹)乳上,抱住她的后脑,深深的来了一个吻,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白兔转身离去。

  “希望再次见到你,再次共享这美妙的时刻,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额哈哈哈哈—— 如果我愿意,我还会再来的。”

  泪水已经流干,她不可能在啜泣了,但是这件事她永远不会忘记,永远是她心头上的痛。现在她躺在这已被精液与蜜汁还有自己的奶水侵湿的床单上,发起了呆,但是由于为了不被发现有什么异常,不得不穿起来那内部被撕扯烂掉的衣服,走去集市。

  我会直接回去吗?不! 我开启了潜行找到了拉克丝的地方,她已经不在军营了,也不知道她跑到了哪里去,还想临走前看看,有空回来再开发开发她。

  我不喜欢在这个地方呆的太久,向营外小跑而去。

  艾希随后也出来了,但是看着她那呆滞的脸庞,再也没有了欲望,不过我还是可以肯定,那脸庞绝对称得上精致。

  我今天没有什么想要干的、要紧的事情,于是走在集市上乱逛,偶尔碰见几个美女上前来抚摸我,但是我早已没有了欲望,这几天不停的战斗实在太累了。。。

  我慢慢的摇摆着,后面无数议论我的女人不论何时也会给我一点自豪的感觉,走到了一家医院,我看见了拉克丝在一个角落和谁说着话。

  我开启潜行做了过去,看到了拉克丝手中的报告单:怀孕报告!

  我显然可以接受,但是又陷入了思考,究竟是我的呢还是劫的,如果是我的我就要让拉克丝放弃了,但那是劫的话。。不知道他又会有什么打算。

  还引起我注意的则是对面所坐的护士,黑色的头发很长,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无法遮拦那让人窒息的美貌。

  “您说我该怎么办呀”拉克丝急忙问那个人。

  “哈哈,先告诉我谁干的好事吧,让我想想—— 是那个小黄毛吧?”那个人眨了眨眼睛。

  拉克丝羞红了脸,但是她还是一本正经地说:“没有啦,不要管那么多,把你从艾欧尼亚请来就是为了帮帮我嘛,不要再问了,讨厌。”拉克丝表情略带愤怒,让我觉得今天晚上如果不是太累可以去继续我的行动,但是现在。。我觉得对面所坐的护士更加吸引人。

  “好了好了,不过这也是个严肃的问题。。所需的药材我倒是知道,但是也只有我们的大师兄会调配,再加上这种药品主要生产在艾欧尼亚,所以说。。”

  “我脱不了身啊。。哥哥会偶尔来看我的”拉克丝说。

  “嗯。。那也要拖个关系好的人来帮你啊,我回去了后可能就要继续在那边帮忙了,而且感到最近他好象有行动了”。

  “唔。。好吧,我找个人帮我去,到时候你和他一路,但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哦”拉克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好了啦,放心大小姐”那个人摆了摆手

  “嗯,那我先走拉,改天再见,明天你和他在德玛西亚7-4号分营见面,再见咯,阿卡丽。”

  “嗯,再见”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

  他就是三忍之一咯,天呐,我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妖精。

  我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辛基德的秘密山洞,喘着粗气向他叙述了这一切。

  “哦?那看来要通知劫了,他做梦都想将三忍单独击破。”辛基德摇了摇手中的药剂说:“到底是摇,还是不摇,这是一个问题!”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倒在床边睡了起来,这几天确实太累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劫就坐在我的旁边。

  “我擦,吓老子一跳”我吼道。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的 合作这么快就又要开始了,你确定你看到的是阿卡丽吗?”劫问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潜行在拉克丝身边,她走的时候叫那个人阿卡丽。”

  “我注入的暗黑血统医学是无法辨别的,需要的是魔法,那个并不会有副作用,只是束缚了光之能量的发挥而已,那天我本尊也没有射入她的子宫,要知道忍着是不留后代的,怎么会。。”

  看着满脸笑容的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差点把我拍的掉下去,哈哈大笑。

  也没有什么隐瞒了,无所谓了,反正都不是好人。

  辛基德插话了:“来。看看我的新药剂C-42,可以专门对付那个忍着,还有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研制出了变大药水终极形态-饮用后可以在往后随意变大变小。”

  “我操,早点出来我就会给你抓个女人回来了。”我一把喝下了那个新型药剂。

  “说到做到哦,提莫”辛基德淫笑到。

  我和劫对视了一眼,对于这种“宅”无话可说。

  C-42则是对付魔法忍着的不二法门,连老乡凯南都可能把持不住的呦。

  今天我还是要去军营一趟,但是仅仅是一点小小的行动。

  小小的行动。

  现在的我由于新型变大药剂已经可以永久的随意变大,我的身体也感到了巨大的变化,无论是力气还是感官都觉得晋级了似得。

  至于今晚的行动并非由我和劫一起去,而是我一个人去,至于劫呢,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他决定去7-4军营看看。(拉克丝所在的是主力军营7-4则是一个在野外开放锻炼新兵能力的地方)我走在路上,想着今天那个叫阿卡丽的三忍护士,真是一个得嘞——怪不得老乡凯南总TM在我面前得瑟!

  我今天要去干嘛?当然是“看看”拉克丝咯,毕竟她怀上了我的小baby。

  我由于知道她怀孕没有拿任何的药剂怕影响她,我甚至在她门前就关闭了潜行,用我的意念变大后敲开了门。

  她看到了我,满脸惊吓,我轻轻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抱了进去,顺便关上了门。

  “你。。怀上了?”我抱着她(只是把头埋在乳沟里,有什么好写的)“啊。。不。。没有!别碰我。。”她用小手推开我的怀抱。

  “那今天医院的我可都看到咯,还专门从艾欧尼亚请的人,让我想想, 由于今天中午你去的医院,这里没有皮尔德沃夫如电子科技什么的消遣产品,这么长时间你是去联系那个所谓的带药者吧?”

  拉克丝惊愕的看着我,看来我猜对了。

  “告诉你个秘密呦,亲爱的”,我又走到她的旁边亲了她的脸颊后说:“我联系了那天的影流之主,会将阿卡丽和所谓的那个人干掉,阿卡丽呀,那精致的脸庞—— ”我抹了抹口水,继续说:“另一个人再看着办咯”

  拉克丝噗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我吓得不轻。

  “不要伤害她,求求你。。”她的表情很僵硬,看得我很心疼。

  “那就把孩子生下来!否则我杀了他们并且要将录像放入皮尔特沃夫科技广场”我捧起她的脸,将说话的气息打入她的耳朵。

  她的眼睛湿润了,显然这是一个很难得抉择,一边是朋友+名誉,另一边则是唾弃+伦理的沦丧。

  在她还在思考的时候,我将她抱到了床上,压在她的玉体上说道:“如果你好好服侍我的话,满意程度是多少,就减去多少曝光。”

  “好。。好吧,不要骗我”拉克丝那动人的眸望着我,我看得入了迷,点了点头与她想吻。

  真是好骗。

  “啊,亲爱的,我要告诉你,我比较喜欢凌辱的感觉,要用绳子将你捆绑起来哦”我晃了晃手中的麻绳,示意我要绑住她。

  “讨厌。。只要你答应的事情可以做到,我就同意吧。。”她说这句话没有了以前的间隔,很显然他也爱上了男女交欢之快感。

  也不知道正在瓦罗兰大陆探险的伊泽瑞尔和前线的盖伦会如何看待这件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来的调教。

  我很快用绳子绑住了拉克丝的双手,将双腿也向两边拽拉、固定。很快这种完美的曲线步入我的眼帘,我的下面有了剧烈的反映。

  我快速的拨开了拉克斯的钢盔胸罩和下面的桃园,难道这种似露非露的感觉不好吗?

  我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前戏,我一只手挽住拉克斯的细腰,另一只手爱抚着她的乳晕,慢慢的滑下去用我手掌的表面揉捏着她硕大的乳房,二弟并没有插进去,而是在拉克斯的屁股缝里不断的摩擦。

  拉克丝的脸在我慢慢的挑逗下泛起了红晕,我时候换了动作,将她翻了个过儿,让她的脸埋入枕头,我则骑在她的肥臀上不断的将我的二弟往深埋,双手从拉克丝背后揉捏的她的乳房,趴在她的后背,在她的脖子上胡乱的亲起来,拉克丝很是享受,发出了“哦。。。哦。。哦”的声音,下面的蜜汁已经在床单上沾了小小的一坨,我趴在拉克丝耳边轻轻说道:“亲爱的,要我进去吗,会很舒服的”“要。。快。。”拉克丝适应的很快,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份欢乐之中,我也拎住我的龟头在拉克丝的蜜穴前猛烈的摩擦起来,拉克丝的蜜汁顺着腿部内侧流露出来,而我则有了个新奇的想法。

  屁眼那里应该没有开发吧?

  我解开了拉克斯的绳子,穿好了她的衣服,她似乎有些生气我的做法,以为我在她进入状态的时候停止来调戏他,但是她错了,打错特错!

  我又将她抱下来让他站在墙边的一角,从她背后慢慢抱住她,一只手伸进去乱摸,没想到这样的凌辱感觉让我激起了无限的欲望,我用另一只手将她的裙子脱下,漏出了白白的臀部,由于这样情景的挑逗,我直接插入了拉克斯的屁眼,猛烈的抽插起来,拉克丝则由于第一次被“开发”不停地喊疼,我动作有所减慢,但在四五分钟过后拉克丝竟然要求我加快速度,我当然毫不客气的用手抓住她的双臀开始了来回猛烈的抽插,拉克斯的蜜顺着汁大腿流到了地上,但是屁眼却被我肏的一缩一缩的,让我很是舒服,在我来回猛烈的插动中,拉克丝早已汗流浃背,我不时的加快速度,双手从屁股上移动到拉克斯的肩膀,抓起肩膀来配合我大腿的顶入,拉克丝已经被快感所击垮,双腿颤抖着跪在了地上,如同一直下蛋的母鸡,承受着我猛烈的撞击。

  不得不说,由于我的调教,她的耐力变强了,我喜欢。

  拉克丝还是忍受着没有喷发,她已经汗流浃背了,而且下面的蜜汁不断的从大腿流出来,我用手臂夹着她的两个白兔拖起来,一只手在蜜穴不穴不停地抠,她的菊花则收到我二弟的鞭打。

  在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后,拉克丝发出了“唔。。唔 哦——”的一声,大量的蜜汁喷射了出来,射到了墙上,她高潮了,而我也因为这种喷射心里痒痒的,进入了高潮,我双手再次回到她的臀部,用力的配合大腿的进攻,深深的射入了拉克斯的屁眼。

  我抱着她回到了床上,压在了她的白兔上,双手抱腰,吻着她入眠了。

  早晨起来,我吻了她的额头。

  我心想早上人少,把她骗出去然后途中拐到辛基德的山洞里面去。

  “亲爱的,快醒醒”我摇了摇她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他:“那个影流之主我可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听我的意见,我怕他去杀掉阿卡丽,她的力量你也懂。”

  “啊!是呀,快让我去告诉她吧!”拉克丝麻利的穿起自己的衣服,我则开启了潜行走出军营。

  路过艾希的房间,顺便向里面张望了一眼,刚好看到了艾希正在向门外走来,我躲避开了艾希的门,站在旁边,拉克丝也看到了艾希向她打了个招呼:

  “艾希姐姐,你要去哪儿啊?”

  “啊。。。我。。我要去医院看看”艾希支支吾吾的说,看来她也怀孕了,不过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发生什么事儿了呢,我也要去医院,一起吧?”拉克丝说道,我也不知道阿卡丽的事情到底急不急。

  后来才知道,他是想让阿卡丽也和女王见面交朋友。

  “额。。这个。。好吧,不过你要在外面等我一会儿”艾希脸上漏出了绯红。

  “嗯,没问题”拉克丝满口答应。

  由于这是在德玛西亚的内部,并非前线,这里很和平,艾希没有带她的武器,拉克丝也因为年轻没有掌握魔法的全部。

  她们两个走到了集市,想从小路抄近路过去,正合我意,我埋伏在草丛中关闭了潜行。

  待她们走过来的时候,我猛地从草丛跃起(这时我还是巨大化),挡住她们的去路。

  “你出来干嘛??”拉克斯很是惊愕。甚至忘记了这么说话会让艾希发现她见过我的信息。

  “你。。怎么会”艾希也是吓了一跳,她们两个看来被吓到了。

  “二位,请跟我去我走吧。”我脸上露出了坏笑。

  “要去哪儿。。”拉克丝问,艾希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直接将他们两个抱在了一起,用绳子牢牢的拴住了她们。他们不断的挣扎,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不算什么,毕竟他们不是战士。

  我走了一条暗道回到了辛基德的山洞,辛基德看见了我和两个美女,手中的药都掉下去,试管碎了一地。

  “呦呦呦,让我看看。。大小姐拉克丝。。女王艾希,你还真厚道呀提莫”辛基德不断的搓自己的双手,不断的咽口水。

  “嗯,没错,我看你也挺辛苦,准备准备你的东西,不要让她们发出声音,也不要太用力了,他们都怀孕了”我对辛基德使了个眼色。

  “没问题!”说着,她把一种钢铁做成的口罩给她们按上,并且对我说:“要让她们避免怀孕,我倒是很有办法”辛基德充满了自信。

  “哦?不会有副作用吧”我质疑道。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说罢,辛基德用了两瓶紫色药水给她们灌入,我从来没见过,只看到不过一会儿艾希喝拉克丝叫了起来:“怎。。怎么这么痒,啊——”吗的,辛基德有好东西没给我,算了,现在耽误之际是阿卡丽。

  “我走了,你慢慢玩”我对辛基德说,“顺便用录像机拍下来。”

  “快走吧,没问题”辛基德说道。

  走出山洞回头看了一眼,艾希和拉克丝已经开始在床上打滚,辛基德则慢慢的挑逗着她们,我也没有闲工夫,走向7-4军营与劫会面。

  由于我天生跑得比较快,很快到达了7-4军营大门外。

  我正在四处寻找劫的身影,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线索,只见暗黑处的角落里有两道红光,我明白那是劫眼睛所散发的红光,我慢慢向过走去,劫也发现了我的存在,与我一起躲到了草丛中。

  “不是吧,你观察了一晚上?”我有些吃惊。

  “我这速度,还需要一晚上吗?”劫反问道,这倒是把我给难住了,他还能去干嘛?

  但是也不好多问,我们潜伏在草丛里等待阿卡丽和另一个接应者的出现。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阿卡丽来到了7-4军营门前,今天她穿的并不是那天的护士服,而戴着面具,全身衣服呈红色的服饰。

  也过了不到两分钟吧,另一个人出现了,闪瞎了眼睛。

  发披散着,眼见带着一把利剑。我与劫惊叹道:尼玛无双剑姬!

  不过这样更好,要知道我的菠萝菠萝致盲不是吹的。

  她与阿卡丽攀谈了一会儿准备走向集市,走向集市必须要穿过那个荒郊野外的道路,人烟稀少,可以说除了偶尔随地大小便的新兵蛋子没人过去。

  “行动!” 我与劫不约而同的说。

  我开启潜行不停地穿梭于草丛之间,劫也化作影子跟着我。

  走在越来越稠密的稻草之间时,我和劫跳了出去,开启了巨大化,这里我并非要巨大化增加战斗力,而是因为我怕她们认出我是约德尔人。

  “跳出来。。是想给我惊喜,还是。。给我一个有价值的对手?”JJ的眼神中透漏了杀气。

  “劫。。竟然是你!你这个背叛者,还不束手就擒!”阿卡丽摆出了攻击的气势。

  我来对付JJ,劫则对付着AKL。

  JJ向我冲来,我用我的菠萝菠萝毒气管的增强黑剂吹向她的眼睛,她已经不能对我造成伤害,我以最快的速度夺下她手中的剑,将她的手反压在她的背后,手臂夹住她的脖子放倒了她,JJ的剑法并非浪得虚名,但是我的致盲对于她来说是致命的克制,而劫则使用自己的禁奥义暗影术打败了AKL,因为他的禁奥义也是忍着的致命克星,劫变出分身将AKL禁锢在许多暗影劫的反压下。

  她们也知道,我们两的能力是克制于她们,再强的老虎也打不过一个拿着猎枪的人类,不是吗?

  其实这场看似快、规模小的斗战却是我花了不少精力,JJ的力气还是挺大的,我甚至中间差点被她挣脱开来,而阿卡丽也因为娇小需要紧紧抓住,否则就会一溜烟跑掉。

  我们因为没有任何的工具和器械来阻止她们的挣扎,她们的力量其实也与我们所差无几,眼看就要被挣扎开来,我和劫的头上冒出了汗水,尽最大的力气将她们拖往辛基德的山洞。辛基德也真够义气,早在丛林口等着我们,并将拿出来的麻绳套在了两个战俘身上。

  我们三个并行回到山洞,很累,但是眼前有让我们兴奋的事情,这些累不值一提。

  劫把JJ强行拖进了一间房子,因为如果与阿卡丽XX,禁奥义的奥秘将会被阿卡丽吞噬,但是我是木有问题的,辛基德则将艾希拉入了实验室台子上,开始了调教,拉克丝由于已经差不多被辛基德榨干了,摊在了床上,但是神志还算清醒,满脸悲伤的看着AKL,AKL也看到了拉克丝,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我用麻绳在房间套了个阵,刚好把akl固定住,并且拉克丝在一旁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我凌辱她的好朋友,这难道不是一种对她的摧残吗?

  我早已因为想进入akl的身子下面硬梆梆了。

  我站在AKL背后手伸进她的乳房去抚摸者,顺便给她灌下了药剂。

  “不。。不要!我要杀了你!”她怒吼者,真是甜美的悲惨声调,她的任何挣扎都是无济于事的,她依然要接受我的制裁,在不断的怒骂中,药效来了,她的身子不停地流汗,在四周摩擦起来,因为她感到了痒,我则用双手不停地揉捏她的双乳,蹲下来用舌头舔她的 蜜穴,由于巨痒无比,她只在我的轻轻挑逗下就呻吟不止:

  “啊。。不要那里。。不。。”

  我站起来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哈气,说道:“你很想要吗,下面流了好多蜜汁呢”

  “不。。我才。。才不是那种人”akl无力的回答道,声音中带着剧烈的颤抖。

  “是吗?”我哼了一句,开始了加大力度的舔,akl的蜜汁瞬间喷射了出来,洒了我一身,拉克丝看到她朋友的丑态,尽然再次下面流出了蜜汁,看来她很想要呢,但是我不想多P,现在我只想好好调教调教akl,akl已经进入巅峰,而且因为药效的缘故不停地留着蜜汁,顺着大腿到脚跟流到了地上,我双手离开她的奶子,托起她的丰臀掏出早已饥渴难耐的二弟笔直的插了进去,akl被破处后疼的惊醒了,大声喊道:“衮开!不要碰我!”我放慢了动作,等待着疼痛过去和药效的来临,大概持续了一两分钟,该来的又都来了,我开始了猛烈的进攻,akl则因为药效与我的调教声音颤抖者说:“不。。。不要啊。。求求。。”我早已不耐烦了,问他:“那你能告诉我下面这是怎么回事吗?”我用手抹了一点蜜汁涂在她的脖子上,她不再说话,只是不停地颤抖着,人我摆布。

  我托起akl的肥臀,开始了猛烈的抽插,来来回回,akl下面早已泛滥的不成样子,脸色泛起了红晕,可能是忍着的耐力比较强吧,akl始终不见迎来第二次更加完美的高潮,这正合我意,我也可以将身上的欲火狠狠地泼洒在他的身上,我双手不再停留在akl的臀部,而是双手抓住她的胳膊,配合着我的抽插,akl发出了“嗯哼。。嗯”的声音,每一次的进攻都有着剧烈的颤抖,让我好不舒服!我来回不停的抽插,也将akl举了起来,搁置半空,绳子的摆动幅度刚好配合我的调教,拉克丝在我进攻下五六分钟后,脸色红晕,将头抬了起来,脖子伸长,双腿伸直夹住了我的腰杆,蜜汁涂撒在了我的二弟上,很暖和,我依旧战斗着,akl早已被我调教成了奴隶,口里不停地浪叫着,使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很舒服,在战斗了接近两三分钟,我也把持不住自己的节奏,一股脑射精了,不过由于给老乡面子吧,虽然这事情以后她不敢说出去,但我还是拔了出来,射了她一身,衣服上、蜜穴入口,狠狠地喷洒上了我的后代,很是视觉上的享受,akl身子仍旧在不停地颤抖,看来高潮的快感还是在不停的戏弄者她,她的蜜汁顺着大腿不停地流,很是享受,快感的冲击使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这时的她成了一个“水人”

  拉克丝竟然用已经被肏垮了的身子不停地自慰着进入了高潮,真让我无语,这辛基德的炼药功夫还真是了得。

  我干完akl后走到劫的房间门前听着里面的声音,只是JJ的娇喘与劫的挑逗,看来劫也已经结束了,JJ依旧模糊的说:“我。。我堂堂。。我无双剑姬。。啊。。好。。好舒服——?” 看来劫又展开了攻势,真是可恶呢。

  那再看看辛基德呢,艾希早已浪叫到我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啊?——”不停的喊叫,后来才知道那是辛基德的药剂,使高潮可以持续1——3分钟,妈的什么好货都不给我分。

  我们三个不停地蹂躏着眼下的四个女人,很是快活,肏玩一个换个继续,每次都让她们达到虚脱的程度。

  在我们三个累了、腻了的时候,将她们蒙上眼睛,丢在了树林边一旁,偷偷地看着药效过后的她们红着脸穿着衣服离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