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卖屁股的女大学生 - 校园春色

自从黄瑜娴上次表露了她愿意做我肛奴的心声后,我们还没见过面。每天还是会通电话,多数时候是她打给我,最近大概屁股痒得厉害老是想见我,我总是找借口推脱她,其实我也好想她的屁股。但我想长期控制她,因此就得故意疏远她,吊足她的味口,距离产生美!

  王菁怡也已成为我的笼中之股!对于屁股方面一无所知,还是纯洁的处女。

  我要慢慢的调教她让她了解我的嗜好,总有一天她会主动对我撅起屁股。

  卖屁股的女大学生是我肛交史中最垂头丧气的一次。

  那时我还没有离婚,一次去大学城办事,在一个小卖部买烟。卖烟的老板娘居然是我以前的邻居,人虽瘦小却很干练,点上烟后就和她闲聊。我发现在很显眼的地方竟然摆放着着许多避孕套,就问她。她说现在的娃娃些呀成熟得早,这些避孕套畅销得很,每天都要卖一两盒。随即她坏笑着悄悄问我想不想耍学生妹。

  我本来对学生妹不感兴趣,好奇心又促使我想一探究竟。她马上去里屋居然拿出十来张相片,照片上的妹妹些个个都青春靓丽花枝招展。

  我问她介绍一个多少钱,她说五十元,由学生妹给她,还说人不熟悉不敢介绍,怕遭公安逮。我又问她多少钱一次,她说三五百元钱不等,脸蛋好看的身材好一些的就要五百元,还有做屁股的问我要不要。

  「做屁股的!?」我大吃一惊,「这么年轻就用屁股做?」「这有什么奇怪的,」她满不在乎的说「有些妹子想玩高档穿名牌,又没钱就只好出来卖(说援交嘛,卖多难听)。有些怕染病的只卖屁股,更多的是怕怀孕,所以就只有卖后面了。」

  本来我不好意思叫她给我找个卖屁股的,可特殊的嗜好让我不得不厚着脸皮给她说:「照顾你一次生意,可我也怕得病,就找个做后面的吧。」「兄弟懂生活,会耍!相片后面写有《后》字的就是卖屁股的。」我翻过相片一看,果然有两三张写了一个《后》字,两三个都长得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屁股大不大,随便选了一张递给她。

  她马上掏手机调出号码,电话一会儿就通了,「喂,小徐吗?下课后到我这里来,有人给你带钱来了。」

  不知道那个叫小徐的给她说了什么,她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然后把电话挂了,嘴里嘟嚷着「月经来了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日你前面。」好粗俗的女人!看来她的屁股也没少让她老公日!

  看着我她立刻又带着笑脸:「那卖臭屁股的小婆娘月经来了,重新选一个吧。」我又拿一张给她,这次搞定了,是一个叫小童的学生妹。我先付了五百元钱,因为怕遇上耍无赖的,学生妹都是做完后在她那里拿钱。

  她又拿起电话给旁边的宾馆订房,因为那个宾馆安全,学生妹做生意都是在那里。问清楚房号按照她的指点我就先去开好房间等小童,她说最多两个小时小童就会过来我就在房间看电视。

  其实哪有什么心思看电视呀,洗了个澡,满脑子都在想等一下要怎么玩,甚至决定如果高兴的话给她加钱过夜玩。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听到敲门声,我从床上弹起冲到门前打开门。

  看见我打开门,小童勉强的抿嘴一个微笑。出乎我意料不是学生妹常见的短头发,披肩的长发做得很精致,年轻白嫩的脸蛋还画了淡淡的妆,看上去显得有点成熟。一身的耐克运动装,短袖体恤短裙裤,肚子上系了个腰包,运动袜运动鞋全是白色的。我让在一边,小童径直往里走,背后看过去她的屁股还算比较丰满,露出的腿很白嫩。她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腰包解下放在床头柜上。

  「我洗过了,你洗澡没有?」小童又对我微笑了一下问道。

  「我刚才也洗过了。」我边说边走到她面前准备抱她。她却用手推着我站了起来,然后就熟练的把裙裤的扣子解开拉链拉下,褪下裙裤后里面是条带蕾丝边的小内裤,也是白色的,把园鼓鼓的屁股包的紧紧的。屁股很翘。

  我有感觉了,胯下的肉棒在蠢蠢欲动。

  「先说规矩,」小童职业性的微笑,「我不接吻不口交;不做阴道也不能用手指抠或者插阴道;必须用润滑油带套子,这些我自己带了的。」妈的,这么多规矩,发现我的潇洒气质在她面前没起作用。嫖妓不能找小妞看来是真话啊!

  「要不要脱衣服?」小童问我。

  「随便。」我有点不高兴!反正我对女人的胸部也没那么在意,何况你那两坨也不咋样。

  「那我就不脱衣服咯,等一下也懒得穿。你怎么不脱衣服呢?」小童还是那职业性的微笑。

  「慌什么嘛?说说话才脱。」其实是叫你和我调调情。

  「我回校还有课,等下老师要点名。」

  我有些失望了,赌气似的迅速把自己脱得精光。脱内裤时肉棒仿佛不了解主人的心情,弹出内裤之后面目狰狞的直指斜上方。

  「啊!好大!」小童惊呼,捂着嘴瞪着眼睛。

  争气的老二好歹让我心理平衡了一些。大概是普通人两倍左右的尺寸让我常常在女人面前非常自豪。

  「你是不是吃了药?怎么会有这么大!」小童的话音似乎有点发抖,怯怯的伸出白嫩小手握住我的肉棒,令它欢欣的又跳动了几下。

  「我怕受不了,等下求求你温柔点!」根本没有惊喜的意思,非常厌恶吧!

  遇上这么粗壮的家伙!

  因为是要做肛交,这么大的肉棒等一下插进柔嫩的屁眼会不会撑破出血?恐怕一个月都不能做生意了,也许上厕所大便都会疼好久!

  「不做行不行呀?要不我打电话给你换一个?」小童的确害怕了。

  我微笑着看她,慢慢的摇头。心想你已经收了钱,我又没违反你的规矩,怎么可能退货。看你还跩不跩!

  小童不得已只好咬紧牙关,转身褪去内裤,白嫩挺翘的屁股展现在我眼前。

  我拿起她仍在床上的内裤摊开,裤底干干净净的让我失望,凑到鼻前闻也没有一丝异味,看来她之前洗澡后刚刚换了。

  她从包里拿出一只避孕套还有一管润滑油放在床上,然后把枕头放在床下。

  她跪在枕头上,上半身付在床上,屁股自然的翘起。我忍不住抚摸起她嫩光水滑的屁股,真的非常滑嫩,犹如抚摸绸缎!轻轻捏了一下,很紧实,弹性极好,没有少妇的屁股那种柔软感觉。蹲在她的屁股后,轻轻拉开两瓣臀肉,小巧精致的屁眼羞答答的显露出来。屁眼的色素不是很深,与白嫩臀肉比较稍显淡褐色,细密的菊花纹路以中间粉红色的肛门口为中心匀称的散开,由于拉开屁股的缘故肛门口有筷子头大的圆孔。看上去非常整洁,没有肛毛,刚才好像觉得她前面的阴毛也不是很多。阴部颜色是正常的暗红色,两瓣阴唇紧紧的闭合着,只看见一道缝,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

  我凑到她的屁眼处使劲的嗅,没有一点气味,伸出舌头舔,也没有想象中的味道。不但洗了澡,她还提前浣了肠才来的!我再次失望。

  小童似乎不习惯别人给她舔肛门,屁眼紧缩着显得很僵硬。她用手推我的头,无滋无味的我也没兴趣舔,便抬起了头。

  她拿起润滑油拧开盖子,左手掰开屁股,右手熟练的把润滑油的管嘴对准自己的肛门,挤了不少的润滑油进肛门。我想她那么娴熟的动作肯定肛交已经多次了吧。

  本来我是想用手指给她扩肛的,可她先前那么跩就懒得动。看她怎么自己弄,就当看美女肛门手淫。

  她又挤了些润滑油在屁眼周围,左手继续扳着屁股,右手的食指将屁眼周围的润滑油涂抹均匀,食指在肛门口按摩。也许通过浣肠后肛门变得柔软了,她的手指轻轻用力就插入了。一根手指抽插了几下,就试着将中指与食指并拢在肛门口按揉,稍稍用力两根指头插进了一截,同时小童也嗯了一声,不知是舒服还是疼痛——。当她努力插入三根后,白嫩的脸蛋已经变得红扑扑的,额上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小童站起来已是娇喘涟涟,早就没了刚才的跩劲。身子往右边扭着,因为她的三个手指还插在肛门里,害怕抽出手指屁眼就会合拢一样。

  「把套子戴上吧,」小童看着我的肉棒又怕怕的说:「求求你千万要温柔点!」「戴上套子我的射精时间会延长很久,而且套子会增加粗度。」我最讨厌戴套子了!就狡猾的威胁她,「不戴套子我才有感觉,才知道有没有弄疼你」。

  小童不得不妥协,肉棒大的好处就是多!

  「那你躺上床来,我——我在上面弄。」小童瞬间羞得连脖子都红了。

  别以为连屁股都可以卖的女人就不知道羞耻,主动要求女上位她怎会不害羞!

  我躺床上,粗大的肉棒直直的指向天花板。她插在肛门里的手指仍然没有抽出来,因此行动不便战战兢兢爬到床上。背对着我叉开腿站在肉棒上方。

  像大便似的蹲下来。左手握住肉棒,右手的手指才慢慢抽出,趁肛门口还来不及合拢迅速的往下一坐,硕大的龟头没费劲就进入了她的肛门。但她仍然啊的疼叫了一声。两只手分别按在我的膝盖上,停顿了几秒才一边大口的往外吐气,一边慢慢的往下坐。

  肉棒进到三分之一时她又停下,按着我膝盖的手不停抖动,嘴里咝咝的叫疼声都是颤抖的。再歇了十几秒,疼痛似乎缓减了些,又开始往下坐,借助润滑油的作用,很顺利的就到了底。

  其实肛交最艰难的就是肉棒的龟头部分,只要前部分进去了,后面就比较轻松了。还有女上位时她的肛门口就像排便一样是张开的,她有肛交经验知道吐气放松肛门,所以第二次很顺利的就到了底。

  好紧凑的肛肠!我由衷的感叹。

  渐渐地她的直肠内部和肛门口适应了肉棒,她开始缓缓的抬起屁股,快到龟头处时又慢慢的蹲下屁股——

  「唔——啊——咦——」小童嘴里不断的发出娇唤,「噢——呀——痛!——好痛!」

  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声音,是那种胀痛和酸麻令她控制不了发出的呻吟!

  我扶着她的屁股,屁眼周围本来的淡褐色不见了,细密的菊花纹路也不见了,仿佛肉棒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硬生生的钻了个洞一样!她抬起屁股时紧凑的肛门口把肉棒夹成了白色,白得连棒身上的血管都能看见。

  或许肛门口已经痛得麻木了,小童一边大声叫唤一边加快蹲抬屁股,一会儿就香汗淋漓累得付在我的腿上喘息。

  我把她放在床上变成侧姿,抱着她的细腰一阵狂抽猛插——让她跪在床上我在她身后抽插,她先撑着的上半身逐渐无力趴在床上,跟着厥着的屁股也平趴在了床上——

  小童纯白的体恤已被她和我流出的汗液浸湿,整个人完全柔若无骨任我摆布。

  我索性整个身子付在她身上,一阵暴风骤雨般冲刺,腰脊舒麻精关大开,肉棒死死的顶在她的直肠最深处射出了大量滚烫的精液。

  「啊——!疼死我了——!」小童连声尖叫,随后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只听见她大声的喘气。

  我搂她的肩膀,想温存一下,她却赌气似的甩动肩膀。想必的确把她弄痛了!

  讨个没趣我只好起身去洗澡,进入浴室我看肉棒通红通红的。龟头和棒身上除了润滑油居然没有其他脏污,只是龟头上似乎有一点点血丝。

  从插入她的肛门直到射精,我的肉棒都没离开过她的屁眼。也就是说我只操了小童的屁股一次!

  洗完澡出来小童竟然已经离去!地上一堆卫生纸,我看见好几张上面的精液中的确混有红红的血迹——。

  想着她红肿出血的小屁眼别说肛交,可能连正常的大便都会痛得她嗤牙咧齿香汗淋漓,我心中感到变态般的慰籍。

  小童绝对不是她的真名,我连他妈的多大年龄在哪所大学念书都不知道!

   【完】